降香降香中有“落砂”吗?

第三方分享代码
admin 3个月前 (11-18) wveuM8 6482 0

原标题:降香降香中的降沙吗?

《金沙江生》中最重要的熏香来源是《襄城》第23卷中的《瑞禾香》和《慧斋香谱》,古代人用熏香拜佛,清香四溢,寓意吉祥和谐。

“瑞和巷”香坊

金沙江、檀香、丁香、毛香、灵香和乳香,各一两种;藿香2元。将上述原料磨成粉末,与精制蜂蜜混合制成药剂,制成香丸或甜饼,储存在地窖中,焚烧备用。

有些优香人认为缅甸降香的真正香味是金沙江,因为缅甸最大的河流伊洛瓦底江在古代被称为“大金沙江”,但边肖认为这有点牵强。

英国历史学家哈维(Harvey)在《缅甸历史》中说,从2世纪到1885年,中国一直把缅甸作为一条商业通道,“沿着伊洛瓦底江,沿着萨尔温江,沿着钦德温(现在靠近敦河)”因此,可以看出“伊洛瓦底江”在缅甸并不被称为“大金沙江”。

展开全文

“大金沙江”的起源是徐霞客的云南日记,“云南也有两条金沙江”。一条是从南向北流动,也就是今天的“金沙江”。另一条是从南到海的河流,也被称为“大金沙江”,也就是今天的“伊洛瓦底江”。

不难发现徐霞客的旅行日记在他一生中并没有整理好。他于1640年从云南回到崇祯家,并委托他的导师纪孟良整理他的游记手稿。于是,纪孟良和徐琪(徐霞客之子)于崇祯十五年(1642年)写道:“在遗物中搜寻,补充钟仁义没有补充的东西,并将其记录为一篇文章”。

《襄城》写于崇祯十四年,早于《大金沙江》。换句话说,在周嘉周写《襄城》期间,“大金沙江”并没有得到公众的认可。在特定的生产区域,“金沙”如何被用来命名降香黄檀?

金沙姜钟的“金沙”代表云南的金沙江吗?

让我们看看《襄城》第16卷:《宣和内府香》

右边是甜荔468克降香(32,468克)。小块是通过浸泡半杯茶,煮一天的汤,一个手指左右的汤的高香味制成的。它们被取出风干。此外,半杯好酒、四盎司蜂蜜和50片青州大枣在磁性容器中煮至干。取出后,将它们收集在布津的磁盒中,密封,慢慢烘烤。这香味是最提神的。

其中,“香香”(来自南海和大秦的老百姓——“本曹”)直接告诉我们,如果“金沙”代表生产地,应该写成“金沙香香”。因此边肖认为“金沙”一词并不代表生产地!

金沙后裔中的“金沙”代表形式吗?

有些优香人认为“金沙”是降香的真正香气,或者层压黄原胶薄膜的醇化形式与金沙相似,所以称之为金沙江油。起初,边肖还认为“金沙”是紫檀真正香气的表现形式。

首先看一下《襄城》中对沉香的描写,指出沉香分为三类:沈约、岳栈和黄越蜀。这四种类型的产品被称为成熟结:糊脉冲固化并从腐烂中出来的产品,糊脉冲固化并从腐烂中出来的产品,刀和斧切断仆人和糊脉冲形成团块的产品,脱皮发生的产品:木材腐烂的产品,昆虫渗漏的产品,虫洞发展的产品可以看出,襄城某些香料的专有名词将得到详细的解释。

也看《襄城》第16卷:清心江镇乡(局)

紫润紫檀木香(切碎42,624克),堆香(32,468克),黄色熟香(32,468克),丁香皮(12,156克),紫檀木香(切碎32,468克,制成一杯或两杯茶粉,混合两碗汤使其湿润,炒三个小时不烧焦),麝香木(152,234克),火焰硝酸盐(156克半肋,融化汤,除去我并煮沸成霜),白茅香(156克)油炸后,它们变得苍白。对于那些去掉枣和黑的人,他们用152,234克去摘右边的甘草(52,78克)、甘松(12,156克)、藿香(12,156克)、冰片(1,215.6克,芳香成螺旋形)作为细粉,提炼蜂蜜,搜索并混合均匀,制成爇饼。

其中“紫润降香”(草药是人们使用它来减少紫色和滋润皮肤的良药)。它直接告诉我们,如果“金沙”代表一种形式,也应该写成“金沙降香”。因此边肖认为“金沙”一词并不代表降香的一种形式!

《中国人名大词典》说:“经过20多年的努力,《芬芳之旅》是一本非常全面的书。那些谈论香味的人必须被视为第一本书。我相信周嘉周一生都在致力于《襄城》的编纂。如果“金沙江”是一种特定的降香黄檀,肯定会得到解释,所以边肖认为“金沙江”可能是一种单独的香料,它属于与古代降香黄檀不同的两种香料。

不管是“金沙江”、“帝王香”还是“马西”,它只是一个名字。这是商家包装和炒作、嫁接一些没有历史依据的名字、混淆概念和迷惑玩家的一种手段。作为一名普通玩家,你应该尊重熏香的本质,熏香凭品味取胜。你应该用鼻子选择熏香,用眼睛看熏香,不要用耳朵听熏香!返回搜狐查看更多信息

负责任的编辑:

相关推荐

网友评论

  • (*)

最新评论